美聯儲10月降息概率高達98% 中國央行是否跟進?

時間:2019年10月30日 15:17:31 中財網
  美聯儲10月份議息會議正在舉行中,北京時間10月31日凌晨,市場將迎來美聯儲最新利率決議。在今年7月份的議息會議上,美聯儲開啟了自2008年以來美聯儲首次降息;不到2個月后,9月份美聯儲再度降息,兩次降息共50個基點,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1.75%-2.00%。

  本次美聯儲是否會再度降息?市場對本次降息預測概率高達98%。不過也有機構認為,本次美聯儲降息迫切性不強,可能到12月再降息一次。

  10月降息概率高達98% 中金稱降息3次后可能暫停降息
  在7月份美聯儲首度降息之后,美聯儲否認這是降息周期的再度開啟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當時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美聯儲此次降息是加息周期中的政策調整,并不代表長降息周期的開啟,未來也可能再次降息,或者再次加息。

  不過,9月份美聯儲又降息一次。10月份美聯儲是否會再次降息?目前市場對于降息的預期較高。芝商所美聯儲觀察(“Fedwatch”)工具顯示,30日市場對美聯儲降息25個基點至1.50%-1.75%的預測概率高達98.3%,保持在1.75%-2.00%的概率為1.7%,降息預測相較此前大幅提高。

  不過,上次的議息會議顯示,美聯儲內部對于未來貨幣政策路徑存在較大分歧。9月份議息會議結束后公布的利率點陣圖顯示,對2019年的利率,當時FOMC有7人認為應當再降息25個基點至1.50%-1.75%區間,5人認為應保持在目前區間,5人主張提高至2%-2.25%區間。

 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據記者表示,近期美聯儲連續降息擴表,引領全球貨幣寬松。預計明晨降息概率依然很高,主因是當前貿易摩擦正在反噬美國經濟,全球經濟放緩也對其增長前景施壓。但美國通脹、就業指標表現較強,降息條件并不充分,因此美聯儲內部分歧巨大。王青認為,后期美聯儲可能進入一段觀察期,凝聚內部共識,同時觀察經濟走向。

  中金公司研報提出,預計美聯儲10月將降息25個基點,但指引可能偏鷹派,例如“actasappropriate”這一表述可能被修改,從而傳遞出在降息3次后,可能暫停降息的信號。

  中信證券的預測則有所不同,認為在連續兩次降息后,美聯儲10月降息迫切性不強。首先,美國5年期和10年期平準通脹率已分別從10月初的1.25%和1.48%反彈至當前1.52%和1.61%,消費者通脹預期也有所回升;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現象有所逆轉,未來1年美國經濟出現衰退的概率也從8月底的47%下滑至38%。除此之外,中美貿易關系呈緩和跡象,近期“硬脫歐”的可能性也已大幅下降。因此,中信證券認為,在重啟回購和擴表操作后,美聯儲或選擇等待前期寬松的效應逐步顯現,12月會議時再決定是否再次下調聯邦基金利率。

  新興市場央行連續“搶跑降息” 中國會是否跟進?

  上周以來,新興市場央行相繼降息,部分降息幅度超市場預期。例如,印尼央行降息25個基點至5.00%,已經是年內第四次降息。土耳其央行降息250個基點至14%,為年內第三次降息,降息幅度遠超市場預期的100個基點。俄羅斯央行上周五宣布降息50個基點至6.5%,達逾五年半低位,也是其連續第四次會議降息。事實上,自今年年初以來,全球就已進入新一輪寬松潮,9月份歐洲央行也加入降息陣營。

  中金公司研報指出,全球增長繼續放緩、主要央行繼續寬松、及本國通脹走弱背景,導致了主要新興市場央行繼續“搶跑降息”。新興市場央行2019年以來的降息,已經較大程度上抵消了其2018年因為保匯率的被迫上調。例如,印尼央行2018年共上調175個基點,而今年以來累計下調100個基點;土耳其央行2018年上調1125個基點,而2019年累計下調1000個基點。

  在全球寬松的環境下,中國央行是否會跟進降息?王青表示,當前國內貨幣政策"以我為主"特征凸顯,美聯儲利率政策影響弱化。這次即使美聯儲降息,國內也大概率不會跟進。

  本周以來,中國央行均未開展逆回購操作。10月30日的公開市場業務交易公告指出,臨近月末財政支出力度加大,可對沖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因素的影響,為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,不開展逆回購操作。 
  央行在今年8月份改革完善了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形成機制,8月-10月已經三次發布了新機制下的LPR,10月21日最新LPR報價為:1年期LPR為4.20%,5年期以上LPR為4.85%,與上月報價持平。三次報價合并計算,一年期的LPR比同期限的基準利率下降了15個基點,5年期以上的LPR比同期限基準利率下降了5個基點。

  央行貨政司司長孫國峰曾在10月15日的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當前中國并不存在持續通脹或通縮的基礎,但是也要防止通脹預期擴散,形成一個惡性循環。所以,中央銀行需要關注預期的變化,更多是通過改革的辦法來降低融資成本。通過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,保持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,釋放出穩健的信號。同時,目前存款的基準利率保持穩定,貸款的利率通過改革主要聚焦在LPR上,也有利于穩定預期據記者 顧志娟)
  .新.京.報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观致3官网